无情的多情人

全职高考(一)

七英俊:

全职高考


 


(全职高手 高考盲狙题 浙江卷)


 


答题人/七英俊


 


【阅读下面文字,根据要求作文。


 


有位作家说,人要读三本大书:一本是“有字之书”,一本是“无字之书”,一本是“心灵之书”。对此你有什么思考?写一篇文章,对作家的看法加以评说。】


 


门铃响了。


 


喻文州走过去打开门:“小卢?怎么了?”


 


蓝雨的天才小少年独自站在酒店走廊里,完全看不出赛场上的锋芒毕露,眼巴巴地攥着个小本子:“队长,作业写不出。”


 


喻文州眼皮跳了跳,硬着头皮接过本子:“什么作业啊?”


 


“怎么了怎么了,我看看我看看。”黄少天从他身后凑过头来瞧了一眼,“作文本?写什么作文啊,写不出就空着呗,小孩子心眼不要太实诚,反正你那些同学读一辈子书赚得都不一定有你多。”


 


“少天,读一辈子书的话本来就不会赚钱。”喻文州提醒道。


 


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全明星赛,所有在役的职业选手都被邀请过来,主办方包下了一家豪华酒店供他们留宿。


 


全明星赛基本是表演性质,因此各家战队也没有做什么紧张准备,更多地是把它当成难得的度假。别说是十七八岁最爱玩的年轻选手,就连蓝雨这两位正副队长这会儿都是开着电视随便翻台。


 


卢瀚文就没那么逍遥了,别人出去玩,他还得做作业呢。


 


卢瀚文之所以还没辍学,完全是迫于家长的压力。哪怕他少年成名日进斗金,老一辈终究还是不能接受中学辍学这种事。


 


电子竞技本来就是高强度工作,不可能分多少精力给课业。卢瀚文能混到现在,全靠自己智商过人,但成绩就非常不够看了。好在他家里也明白这一点,只不过想让他好歹混个高中文凭,至于再往后面,那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
 


职业选手吃住基本都在队里,平日里老师管不着,家长也鞭长莫及。所以当初签约的时候,卢瀚文的爹妈那是握着喻文州的手殷殷嘱托,恨不得聊个三天三夜。可怜喻队自己还是个单身狗,就俨然捡了半个便宜儿子,还真的生怕青春期小孩沾染什么恶习,总留一只眼睛关注着。


 


但即使是喻队,要说在高中课业上还能给什么指导意见,那也太强人所难了。


 


喻文州捧着题目苍白地念道:“高考作文真题之2017浙江卷。有位作家说,人要读三本大书:一本是有字之书,一本是无字之书,一本是心灵之书。对此你有什么思考……”


 


“什么?高考真题?你才高几啊就要做高考题了?而且这什么鬼题目,什么有字书无字书的,我能有什么思考,技能书我倒是有点思考。”黄少天吐槽。


 


喻文州这次没有反驳他,因为喻文州也看不懂这是什么鬼题目。


 


“老师说平时作文多写写高考命题,对我们有好处。”卢瀚文说,“老师还说我作文太差了,完全是小学生水平,再不进步就要找家长谈了。”


 


“你老师打荣耀吗?”黄少天问。


 


“呃……好像打?”卢瀚文不确定,实在是平时去上学的机会太少,都是远程教学。话又说回来,他这么个明星跑去学校,会引来围观不说,万一把满校的青春期小孩全带得沉迷荣耀,那校方就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
 


“ID多少?找家长是吧,让他来神之领域找我,我跟他谈。”黄少天唯恐天下不乱。


 


“少天少天。”喻文州连忙阻止,“还是好好对付这篇作文,没准就不用谈了呢。”


 


卢瀚文眼巴巴地望着他。


 


喻文州架不住这双小狗狗眼,硬着头皮艰难回想:“嗯,作文的话,好像是要举一些实际例子比较好……扶老奶奶过马路之类的……”


 


“不是吧队长,老师说是小学生水平你就真的自暴自弃了?题目写了那么多‘书’字,起码要举例几本书吧我觉得,就比如说……嗯……”黄少天苦思冥想,“巴黎圣母院什么的。”


 


喻文州愣了愣:“巴黎圣母院?”


 


“巴黎圣母院?”卢瀚文立即一本正经地拿笔记下,虚心求教,“巴黎圣母院都讲了啥?”


 


黄少天张了张嘴。


 


“小卢啊,事事都问别人是没法进步的,要自己学习自己思考啊。”黄少天开始语重心长。


 


“哦。”卢瀚文失望地转了个身,准备去挑灯夜读巴黎圣母院。


 


喻文州看不下去,把孩子拉了回来:“看来我们是没法指导你了,我想想办法。”他沉思两秒,“咱队里学历最高的是谁?”


 


黄少天闻言也望天考虑了一下:“学历大家都半斤八两吧,倒是老叶他们那队好像有个特别牛逼的高材生。”


 


喻文州笑笑:“叶修那队?国家队?”


 


“哦哦,”黄少天也反应过来叶修已经退役了,“大意了大意了,我是说兴欣,不过那选手不太熟,我来打电话问问方锐。”他说干就干,当即摸出手机拨了过去。反正时间还早不怕扰民,这个点连张新杰都没睡。


 


“喂?”那头有人接起,听背景音还有点吵。


 


“方锐大大,请问你们队里那个那个高材生叫什么来着,嗯对罗辑,他住哪间房啊,房号多少?有事登门请教。”


 


“他们都在我屋呢,可你找他能请教啥,念经吗?”


 


“不是不是……”黄少天还想解释两句,猛然发现这声音有点不对,“老叶?!”


 


“雷猴。”叶修招呼道。


 



评论

热度(631)